2008年9月30日星期二

广州沙面 (2007)

沙面曾经有段令广州耻辱的历史:它一度是法租界,在岛的入口处,写着:“华人与狗,不得进入”。但是无可否认,沙面用自己记载了这段历史,使它成为羊城与众不同的景观。

我其实很喜欢沙面,小时候住在河南,阿姨就在沙面岛住。记得很小的时候,就懂得如何从家里走到阿姨家,距离并不近,感觉要走起码半小时到一小时。不过小时候有用不完的 精力。况且沙面总是那样与众不同,而阿姨家用的是银筷子,那质感从此就印在脑海里。

我总觉得我的小资从那时候起,就已经有迹象了!


广州沙面,2007 广州沙面,2007

广州沙面,2007 广州沙面,2007

广州沙面,2007 广州沙面,2007 广州沙面,2007


→ 《风的痕迹》 -- 广州西关 (2007)
→ 《风的痕迹》 -- 广州宝墨园 (2007)

广州宝墨园 (2007)

这个园子的锦鲤是出了名的,到那里一看,果然都成精了,每条都肥肥壮壮,一见到有鱼粮抛下,就一拥而上,场面壮观。

锦鲤 锦鲤
锦鲤


不单止是锦鲤,还有硕大无比的鱼(听说是草鱼),长度惊人,咋得我是无话可说。

草鱼 草鱼


这里的蜡人与真人的相似程度有90%,不信请看:这个奸国丈,胡须、皱纹都可以以假乱真,实在是叹为观止。

奸国丈


最后就是那幅《清明上河图》,有个关于“策马入砖缝”的介绍。我在现场并没有见到那半匹马,倒是回来整理相片的时候,发现了那半匹马。如果大家留意看画像的左中部,就不难发现那半匹马了。实在是稀奇。

清明上河图
策马入砖缝

→ 《风的痕迹》 -- 广州西关 (2007)
→ 《风的痕迹》 -- 广州沙面 (2007)

广州西关 (2007)

西关恐怕是最具广州特色的地方了吧:搪拢天井骑楼飞机榄……

我记得小时候住的那条街,就是很多有搪拢的房子。透过那一条条的横梁,每家每户的生活就清清楚楚地展现你面前。而这样的门,对于闷热的广州,透风纳凉绝对是其一大功用。

搪拢
< 搪拢 >


旧时候,并没有抽水马桶,于是“倒夜香”也就成为大家每天清早必须做的一件事了。

倒夜香
< 倒夜香 >

天井是利用自然采光的建筑学经典。不过对于小时候的我来说,清凉的天井,无疑是太过阴森了。尤其是小学的那口天井,老是有同学告诉我那一个个可怕的鬼故事,实在是无法令人喜爱的。

骑楼是另外一个建筑经典。广州属于炎热多雨的气候,骑楼令走在楼外的人免受淋雨之苦,而楼上的人又可以欣赏临街的风景,实在是“一家便宜,两家着”的好咚咚。

说起骑楼,就不得不说飞机榄。这也属于广州的一大风景吧:卖橄榄的人穿着公鸡模样的箱子,里面放满了包装好的橄榄,吹着“笛嗒“(唢呐)沿街叫卖。楼上的人如果想买的话,就会对着街大喊“飞机榄”,并把铜板扔给叫卖的人。叫卖的人收到钱,会把那一包包的橄榄往楼上抛,当楼上的人接住橄榄,整个交易就完成了。我想那时的治安一定狂好吧,像现在人人互相猜忌的时代,谁还会先扔钱,不怕你拿了钱跑了?况且到处都是防盗网,要实现这一扔一抛的交易,也有技术上面的困难吧?其实我还能在上下九步行接见到卖飞机榄的人,不过老是觉得那是做秀多过真正的买卖了。

→ 《风的痕迹》 -- 广州沙面 (2007)
→ 《风的痕迹》 -- 广州宝墨园 (2007)

Barrie (2006)

Thanks Giving这个长周末天气狂好,本来预备要来看书的,但是爱玩的天性促使我一次又一次地破坏对自己的承诺,结果3天下来,一页书都没翻过,地方倒是去了不少。

星期六,先是去了同事recommend的Horseshoe Valley。那里的枫叶的确很漂亮,可惜最漂亮的那几段竟没有可以下脚的(况且以70担4吾偷吃的性格,乱停车是打死都不会做的了)。有些小路倒是可以停车,无奈光线不好,无法照出我们心目中的枫叶。这一路下来,倒是很饱眼福,就是无法满足70摄影的欲望。

实在是挺失望的,只好在回程的路上,顺道去Barrie的湖边坐坐。Barrie是很宁静的小镇,在如此晴朗的秋日照耀下,在湖边吃个午餐,其实就剩下“舒服”两个字可以形容。

找到日光可以晒到的一张picnic table,把吃的通通搬过去。Table前面有一只海鸥,它每次看见70就很兴奋,大声地叫着,弄得70仿佛找到知己一般,那海鸥也顿时成为世界上最可爱的海鸥了。

其实那只海鸥可爱倒未必,但是十分聪明。它死死看守着这张picnic table,不让任何海鸥靠近,一旦发现入侵者,张着利嘴就往人身上啄,硬是把那些瘦小一点的海鸥赶出地盘。

看它如此聪明,我就把洋葱圈撕了些许给它。这家伙眼睛真利,还没等东西掉地,它就在半空接住食物,狼吞虎咽下去。不过这厮也怪,只要70扔给它东西,它就“咯咯咯”地笑个不停,看它那媚像就想揍它!

见它如此献媚,我就不给它东西吃了,改向旁边窥视的海鸥喂食。但是那只“擦鞋仔”一看到食物,就一百米冲线的速度扑过去,还趁机啄了那只瘦小的海鸥一下。那小的打不过,只有躲得远远的,可怜死了。

于是我改用“引蛇出洞”之计,先往远处扔块小的给“擦鞋仔”,然后向反方向给小海鸥扔大的。但是这“擦鞋仔”真的好聪明,它囫囵吞下自己的食物后,然后就往小海鸥方向冲,小海鸥吃过亏,一看“擦鞋仔”的架势,就马上走为上计!唉,真是烂泥扶不上柄,随它们去吧~~~

蛊惑海鸥

Rouge Park (2006)

星期一,听同事说Rouge Park挺不错,于是吃完午饭,就出门了。

那里真的挺漂亮的,红叶红了2/5,红、黄、绿,绚丽缤纷,很养眼。还有一条小溪流,为满目的金黄添了点灵气,不错哦!






Rouge.Park

Gorge/Webster's Falls (2006)

这是Jackie再来加拿大时,带她去hiking的地方。不算特别,但是胜在够随意。 :)









hello ...
exercise ...


Gorge/Webster's Falls (2010)
Niagara on the Lake 1 —— 日行6瀑布(2009)
Niagara on the Lake 2 —— Albion Falls (2009)
Gorge/Webster's Falls (2006)
GG 关于Spencer Gorge。。。 的摄影手记

2008年9月29日星期一

Bruce Peninsula Day 3 (2006)

第三天要一大早起床,坐玻璃船去美丽的花瓶岛。其实尽管是夏天,但是到了晚上只有10来度。我们带了厚厚的充气床垫,但是到了半夜,冷气还是透过床底往背脊骨钻。不过这次因为准备充足,带了厚厚的棉被,比起Algonquin,档次还是提高了很多很多的!既然睡不着了,就起床煮早餐。这次快食面不再是主食,只是我们的早餐而已!冻了一个晚上,有热腾腾的面吃,实在是很奢侈的。

船在9:15分出发,先到附近的沉船处让我们好好观赏shipwreck,然后才正式向FlowerPot Island进发。早就在网上见识过沉船的魅力了,但是现在亲眼目睹,对于如此清澈的湖水,还是叹为观止的。

清水版
Ship Wreck With Color




FlowerPot Island十分漂亮:那里的水清澈地出奇,加上蓝天白云,郁郁苍苍的树木,所有漂亮的元素她都拥有了。

Flowerpot Island
following her steps  ...
Flowerpot Island
Flowerpot Island
Bruce Peninsula Flowerpot Island

我身后的那块石头就是小花瓶。其实花瓶的形成也挺有趣的。





在岩石间,我们还发现了一条小蛇。本来还以为加拿大这么冷,是不会有蛇的呢!

花瓶岛一共有两个花瓶,我们沿着湖岸,走到了尽头。在这个岛上,还有一个cave,应该在trail上面。我们以为湖岸就是trail,以至走到尽头还没发现cave,于是就沿着悬崖,往上走。其实这实在是个很错误的决定。这里并没有路或者trail,山上可能有熊、狼、蛇,而当时我们手头并没有开山的工具。况且cheeling还是第一次玩穿越,我们这次有惊无险,实在是很幸运的。

我们不停地往上找路,希望能够找到那个cave,但是山路越来越难走,崖面也变得越来越陡峭。我们实在没有信心再往上走了。于是在距离地面100米的峭壁停下,改往下走。原路返回是不可能的了,只能往下另外找出路。在不断坚持地搜寻中,终于给我们找到一条出路,尽管有点陡。也不知道走了多久,终于看到地面了,悬着的一颗心也随之放下。

这次旅程真过瘾,一次过满足我camping, hiking, canoeing, adventuring的多种愿望,值!

今天到FlowerPot Island, 我们吸取了昨天拿了无数的食物,却没有吃到,只是白白背了10几斤的负重for nothing.今天我们预定1:15就回程了,午饭回去吃应该没有问题的。只是我们过犹不及,我们不但午餐没带,连巧克力和其他补充体力的冬冬也拿得很少。到了中午时分,两个人都被饿得头昏眼花。看来我“饿死Cheeling”的计划实现成功了。始料不及的是,连自己都被饿死了!:p

无论如何,我们这次都玩得很尽兴!!真高兴!:)

flickr Bruce Peninsula set
《风的痕迹》--Bruce Peninsula (2006)
《风的痕迹》--Bruce Peninsula Day 1 (2006)
《风的痕迹》--Bruce Peninsula Day 2 (2006)
《风的痕迹》--Bruce Peninsula Day 3 (2006)
《猫眼看世界》--Bruce Peninsula (2006 July)
GG 关于Bruce Peninsula的摄影手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