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3月5日星期日

快到季末了 (Hardwood Nordic, 2017)

按照计划,我们周六休息一天,周日参加club的课。
本来周日suppose应该要暖和些的,但是实际上周日上午还是好冷好冷,气温有-12度,风冻效应有-19度;下午会好些,大概-9度左右,风冻效应-11~-12左右。

我上的是skate bronze,没想到和两周前一样,一样的同班同学,一样的instructor——Vera。
今天上的课基本是weight shift和offset,还有一个连老师也忘记名字的上坡方法。

练offset的时候,Eva同学太过用力,一下子就摔倒了,我们在下面哈哈大笑。
Vera告诉Sam:当初我们14个人参加她的beginner series, 70同学每走两步就摔倒,其他同学要不就哈哈大笑,要不就拿着手机拍。。。
Vera: I will never forget this...

我觉得Michael同学挺害怕Vera的,据说上次Vera拉着他讲解,唠唠叨叨的,害得他连午餐都吃不上就要跑去比赛,差点连比赛都错过了。
中午吃过午饭,看见Michael和Vera在研究视频,Michael朝我连连招手,我于是跑过去,看看有啥好东西要和我分享的。
没想到这是个坑,是个大坑。一看见我过去,Michael就向Vera说:Ivy is here, do you want to analyze her video and see how did she go?
Vera: hmm...OK...
Vera很认真地给我分析了我offset的动作。
当时教课的时候,Vera就提醒我试试左边的方向,果然比右边要轻松些。

下午有relay的比赛,我和Michael组队。
上午上课的时候,Michael看见我skate了一下,然后说:我对你下午比赛又多了很多信心。。。
呵呵,经过上周在Horseshoe苦练了一下,我觉得我自己还是有些进步的。
不过从Michael上面那些话听来,仿佛和我team up后,有点万念俱灰的感觉。。。 T_T

我们早早来到比赛集合点,大姐大专门来为我们照相。
大姐大本来也是要参赛的,后来高风亮节,把比赛名额让给了麦船。

ss-17038965_10154114456001222_5305775635358479536_o
-.大姐大就是大姐大,太帅了!.-

比赛之前,队友们都是要合照的!
ss-17017073_10154114455066222_4752708671134948907_o
-.好队友!.-

由于大家现在都调侃我,叫我做“强强”,而Michael是传说中的火娃,于是我们这队组合就叫“防火墙”(Guan语)。
其实这“防火墙”还有更深一层用意,只不过大家现在还没看出来,容我后面慢慢道来!

这次relay, 每组的两个队员都要分别滑一圈2km的,用飞飞碟的方式来交接。
每个队员都要飞一次接一次,有两次机会,只有接住一次就算交接成功;如果两次都没接住,那就算交接失败,之前的队员要再滑指定的一点作为惩罚,回来后,下一个队员才能出发。

之后,我和Michael开始研究战斗策略!
Michael说:你不要跟大牛(我能跟得上大牛嘛?),一来你跟不上(地球人都知道吧?!),二来大牛会lost的。。。(哦,这才是重点好不好!!)

接着,我们需要决定谁先滑,谁后滑。
我说:Michael,还是我先滑。你后滑的话,就可以见一个超一个,一定超有成功感!
Michael: 万一我一个都没看见,被拉在最后呢?
我:呃~~~ [哼,对我也太没信心了吧!!]

这时候,在一旁的火妻也忍不住要出来教路了:不怕,QQ你一路cruise, 只要不摔跤就行了!
我:好的!!

ss-17103793_10154114448021222_4345482347827589442_n_副本
-.参赛选手QQ同学.-

Heather把规则和线路都讲解清楚后,就开始大合照。
因为参赛的人众多,本来以为要分两排,我是矮个,所以就跑到前面去了。没想到karen扯着我的bib就把我拉到她身边。我是站在ski上的,被这样猛一扯,叱喇一下就往后滑,一直滑到Karen身边。我吓了一跳,定睛看是Karen后,连忙说“You are so rude!” ^O^
Karen说这样比较方便快捷嘛!
我满脸笑容:是哦,是挺快的,不过你还是很rude的!! 哼

ss-17097877_10154114468861222_1537398445986217904_o
-.大合照.-

大合照拍完,第一拨的选手在一声令下,齐刷刷地出发了。
只见大家都像离弦的箭一般,哗啦一下就没影了。
我什么也不管了,今天trail上都是冰,下午比上午还好些,冰稍稍少了些,可是我们的雪板在上面滑也是沙沙地响。
一路下坡,正当我聚精会神地对付冰面时,忽然听见身后犹如一列火车轰轰轰地朝我冲来。定睛一看,竟然是Eva同学!!
哇塞,太厉害了,要知道Eva同学滑的可是classic啊,我滑的是skate啊!
被动力火车Eva同学超过后,我一直就紧跟在Eva同学身后。有几次我试图超过Eva同学,可是都没成功。
我实在太面了。
就这样,我和Eva同学你追我赶(其实一直是我追啦),有两次因为太过想超过Eva同学了,一个没注意就摔倒了,违背了Alison同学的赛前指导——不能摔!
在最后一次摔倒时,就算我秒起,就算我看见Eva同学在我前面10米处喘着气都滑不动了!可是当我奋力直追时,Eva同学还是比我早了几秒冲刺!
我实在对不起Michael同学啊!!

我也顾不上懊恼了,当务之急就是去扔飞碟,交接棒!

ss-17039014_10158273567935542_5460011989062828382_o
-.我好像在给对手鞠躬的感觉.-

ss-17097579_10158273570035542_505428516903259598_o
-.奋力接飞碟.-

幸亏我们接住了一次。
我当时不知道原来penalty是前面那个队员去完成的,所以我早就想好了,如果我们接不到飞碟交接不成功的话,我就让Michael去完成penalty,谁叫他是火娃呢!
不过幸亏我们交接成功,Michael立马穿上ski,像箭一般冲出去!

正当我还在为Michael加油的时候,火妻过来,拉着我进行飞碟训练!
对啊,是应该趁着这段时间好好练习来着!

我和Alison练得非常不错,成功率有80%以上!
正当我和Alison练得如火如荼,不知道貌似谁喊了声Michael来着,我连忙把飞碟扔在一旁,跑去给Michael加油!
只见路上来了好几个人,我先是看见一穿着Michael那身黑衣服的classic skier,正一路double pole呢!
而后来赶来的,是大牛他们!
哇,不可能吧,Michael classic都把大牛给灭啦?!

此刻我也没多想,给Michael加油要紧啊!
于是大家就看到以下这个画面:
Michael!
Michael!
Michael!

可是很快,大家就发现,那classic skier根本不是Michael!


Michael到底在哪里?!!

又等了好一会儿,又有一拨人来了,photo来我身边说:Michael来了!
我瞥了一眼,全是skate的,于是没好气的说:Michael是滑classic的!
后来据photo同学说,Karen看见我那个样子,说:she is so disappointed...

不知道又等了多久,Michael终于出现了,于是我又重新开启了大叫大跳模式!
Michael!
Michael!
Michael!

据photo同学再次打小报告,看见Michael来了,总教头说:OMG, Michael is finally here!

大家是嫌弃我太吵了吗?!!


其实我不只是给Michael加油的,我还为最后一名到达的Theo加油,非常卖力的!

不过据photo说,由于我的大喊大叫,全世界都记住了Michael这位参赛运动员~~~

由于我的拖累,我们没有接住任何飞碟,Michael同学被迫去滑一段penalty。
由于我的拖累,Michael同学最终没有获得任何名次!
这也是我的目的所在——防火强~~~我成功阻止火娃的积分噌噌地不断往上加,让其他小伙伴能够分一杯羹!!

你看,Eva同学为了这次比赛,真的是全力以赴的。
一开始她以为Michael转到skate,开心得不行——这样她就可以有机会问鼎classic了。不过后来得知Michael又重新回到classic后,Eva同学失落了好一段时间。
之后,当大牛同学第二棒到达后,Eva同学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向飞碟场,由于太过心急,一下子不留意就摔了个脸着地。
又是前方记者photo报告:Michael Conner看见后说“wow, she is so serious!”
Eva同学爬起来后,并没有多想,拿起飞碟就开始投。由于太过用力,害得大牛同学飞身扑碟,最后才勉强接住!
看见大牛同学奋不顾身,牛妻也用尽全力,同样是飞身扑碟,太精彩了!!
我觉得他们最后拿了亚军简直是实至名归啊!太猛了!!


据说这是在bus上的Eva同学,真的累坏了!
ss-17192426_10158273567170542_8908462449272619148_o
-.用尽洪荒之力的Eva同学.-

最后献上两组的冠亚季军,实至名归!实至名归!
大牛和牛妻得了混合组的亚军!Paul和麦船得了classic组的亚军!

ss-img_20170305_142308
-.混合组的冠亚季军.-

ss-img_20170305_142425
-.classic组的冠亚季军.-

虽然我从“放火强”变成了“防火强”,但是Michael同学却没有责怪我:
To @QQ :
真没想到我的partner从我已出发就开始呼唤我秒到,我却没有听见,等我知道的时候才追悔莫及,其实我还可以再努力一下的。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,我会对partner说:‘我一定double pole到吐血’。如果非要给吐血加上一个量,我希望是,一万升。

我好感动,回复到:
dear @Michael partner, 你出发的时候,我本来是准备开始给你加油的,无奈你的妻@Allison 拉着我练习飞碟,虽然我对你熊熊的火势毫无怀疑,但是happy wife, happy life,为了partner你,我还是很勤奋地配合火妻练习的。我们练习得挺好的,只是当人群开始躁动,我好像听见有人喊Michael, 我才又跳又叫,哭着喊着去为你加油的。当时见到大牛旁边、穿着你那身黑衣、在一路double pole的classic skier时,我完全没有怀疑过那不是你!!

这次Frisbee Biathlon非常成功,玩的、看的都相当开心!

回来的时候,我和70又被骗到东边吃饭了。
饭桌上,大家回顾发现club里有几个滑得好却没有参赛的。大家真研究着为什么呢?忽然听见Michael说:Photo也是滑得好,但是从来不参赛的嘛!
是啊,我们小分队里,除了photo同学外,连最不爱参赛的70同学都被我拉去参赛过一次,只有photo同学一次都没有参赛过呢!
Photo说了:我看着你们比就很挺好,看着比比赛好玩!!

呵呵,欢乐的时间总是太过短暂。
雪季貌似即将结束了,我们还可以滑得多久、滑得多远呢?(完)

2 条评论:

Worldy 说...

我这里还有视频没整理,应该有你大喊“Michael" 的情景 :)

Ivy Liao 说...

Josie, 快整理啊,多欢乐呢! ^_^