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8月4日星期四

海军陆战队French River招募行动 (2011)

Henry和Easywave同学组织去French River划船,我厚着脸皮央求他们带我们一起去,请求被批准,wave的船也可以借给俺们,但是我们需要有crossbar能去载船。

碰巧我们周六买了我们的dream car -- Subaru Forester,周四可以拿车,还顺带送我们crossbar,一切都巧极了,我们只要周四拿了车,就可以出发了。

但是事情总要有些许周折,才会好玩。我们周四拿车的时候,被告知crossbar是back order!怎么办?周六就出发了!70同学说他知道有种塑料的架子可以用来运船,可是去哪里买呢?买得到吗?真的合用吗?很多未知数……我和70面面相觑,对目前的状况无可奈何。

可是事情马上就有了转机。当我们拿着钥匙去取车的时候,惊奇地发现crossbar已经好好地装在我们车的车顶,哇,人品好就是逢山开路,遇水搭桥,白白虚惊了一场,大团圆结局。

接着的事情就是哼着小曲,驾着新车四处游荡了,那个得意劲,新车嘛, dream car嘛!

因为周六要六点出发,wave同学觉得我们密市的同学太可怜的,就让我们在他家借住一晚。之前,我们去了tent city买了2个50升和1个20升的dry bag。那里的dry bag种类真多啊,大的小的,厚的薄的,有背带的没背带的,贵的便宜的……眼花缭乱,商量来商量去,经过1个小时的折腾,终于决定买便宜的,试水嘛,投资不能太大了。万一试水不成功,这些dry bag还是可以当作backpack的里袋,不会浪费,也不会心痛。

但是其实这些便宜的dry bag太薄了,有次70把包放在地下的时候,包里的脚架和外面的石头碰了一下,立马碰出几个小窟窿,dry bag就报废了。还是wave经验丰富,之前提议我们在dry bag里面放垃圾袋,这样一来,尽管dry bag不管用了,垃圾袋还是很好地保护了袋子里面的所有咚咚。知识就是硬道理~~~不服都不行哦!^_^

一路无惊无险,加上拉了Worldy坐我们的新车,3个多小时的路程眨了几下眼睛就过去了。我们很快转入到最后一段去French River的小路上。哇!!这小路不是盖的,off road哦,按照Worldy的说法就是搓衣板路。俺的新车哦,第一次上路就如此的tough,完全不心痛是假的,但是俺们的新车本来就是买来跑着玩的,也不能担心太多了。

话说回来,为什么我们要6点钟出发呢:那是因为French River的camp site是First Come First Serve的,我们需要早点赶到那里拿到permit。一路上,很多超过我们的、载着船的车,都是去Killarney的。而拐入French River的小路后,我们并没有见到很多车辆,还很庆幸。没想到到了公园的停车场一看,密密麻麻停了许多车,有的甚至要停3~4周。后来才知道,虽然人多车多,但是他们都是去住cottage的,camp site根本没人住。所以我们可以慢慢找慢慢挑,挑到满意为止,非常幸福哦!! ^_^

我们这次去,一共有3条船:Easywave的Kayak, 我们的Canoe和Henry的inflammable kayak 385。论无外力驱动的行动速度,Kayak是最快的,Henry的385其次,我们的canoe最慢,当然如果Henry的385加上帆、加上风,大家只能望起项背了;论稳定性,Henry的385最好,canoe其次,kayak最飘摇了;而portage和简易性,Henry的385就最差了,准备的时间最长,也最不容易portage。

话说我们把船啊,所有的东西都从车里卸下来,用公园提供的手推车推到dock上,然后把船放到水中,再把物件装船……好一顿折腾后,终于开始我们的paddling旅程了!

临行前,把teammate们拍一下:
很灿烂的笑容
-.70很灿烂的笑容.-

勤劳的小蜜蜂
-.勤劳的小蜜蜂.-

这次划船,队长Easywave同学戴的是顶类似日本鬼子的帽子,其实这帽子十分顶用,从各方面很好地保护wave同学免受太阳的毒舌,但是另一方面,这帽子在海风的吹拂下,迎风招展,摇曳生姿,我们称之为“海飞丝”:
海飞丝
-.海飞丝.-

如果觉得看相片不够直观,那就看看video吧,你就知道啥叫海飞丝了:

-.漂亮的水纹+海飞丝.-

还有Henry老师漂亮的帆船,我们找不到Henry的时候,就是靠帆船定位的!:)

-.Taken by Worldy.-

划着划着,队长忽然停下,在湖心开动员会议:我们要去#112营地,在Upper French River。因为我们是新手,完全不知道这去#112的10km是啥概念,于是就答应了。但是没多久,我们发现我们走了1个多小时,也只是走了3~4公里的样子,Worldy和我的信念就开始动摇了。于是,我们每5分钟反悔一次,每次都恳求队长不要往前走了,随便找个营地,然后玩玩水,晒晒太阳,吃个午饭啥的就好了,去哪里不是玩哦,为啥要走那么远呢??T_T
出发#1

出发#2

队长wave同学和副队长Henry老师,一开始还对我俩循循善诱,于是我们一次又一次地被说服了,继续往前走。如此这般3~4次后,我们下定决心不再走了。可是这时问题出现了:这营地并不是沿着海岸线平均分布的,离开码头不远时,有不少营地,但是越往后就被无数的cottage霸占了,很长很长一段都找不到营地。没辙了,过了这村就没这店,我们被迫继续前行。

也不知道走了多远,大概2个多小时后,我和Worldy都快绝望了,却被告知我们已经走了7.x多公里了,而且#112营地只有3.4km。这是一剂很好的鸡血,我和Worldy又重新抖擞着精神,往我们预订的目标前进。

就算目标只在3.4km之外,一剂鸡血还是不够的,于是这一路上,我们互相打鸡血,一剂不够就再打一剂,就这样强撑着,我们终于来到我们的#112营地。

112营地是个好营地,对面的小岛被公认为拍日落的好地方,而且这里很安静,仿佛世外桃源一般。

和其他camp site类似,112营地的washroom也建在山顶,只是有点太开阔了。大家在饭堂抬头仰望,就可以遥望山顶的那个箱子……

接下来的节目就是吃晚餐。在准备晚餐的时候,我们发现Henry的腿被太阳晒伤了,引用Worldy的话就是:活生生就是一蟹腿,一边红,一边白……顿时笑趴下。
蟹腿
-.蟹腿.-

而Worldy也有些许的sun burn,看起来有点像虎纹呢!^_^
虎纹战衣
-.虎纹战衣.-

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,我们竟然带了这么多东西,这哪是paddling / backpacking啊!
想不到我们的东西有这么多

接着就是准备晚餐。忽然间,wave同学大叫:看!loon!! 我连忙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,可是啥也没看见,只看见在离我们非常近的地方,有一波水纹:loon潜水了!
我本来期望它潜下去后,很快就上来了,但是等了10来分钟,都没见影。后来才知道,这家伙潜水很厉害,一潜就可以游到很远的地方,怪不得我穷目而望,完全望不到它的身影,就这样和loon失之交臂!!痛心!!痛心!!

“酒”足饭饱后,各位大师就开始琢磨着拍日落了。我并没有因为Henry老师的presence就变得勤奋起来,当大家划着小船四处寻找最佳方位时,我就在营地里整理内务,然后就爬到帐篷睡大觉。


-.Easywave的杰作.-

第一天的日落

我实在太累了,胳膊痛得仿佛断了一般。好不容易自我哄骗一番,迷迷糊糊地入睡了,大家又陆续地回来了。继续睡,不知睡了多久,听见wave午夜梦话,仿佛和谁对话一般,有问有答,听起来都十分有趣,难为了与他同帐篷的Henry,我听到半夜里,Henry终于忍不住了,问wave同学:你怎么说了一夜梦话?!! 这时的wave同学貌似听懂了Henry同学的“责问”,貌似有点难为情地应了一句,然后又开始自问自答的梦呓…… 如果不是我胳膊绞心地痛,我一定会笑弯腰的。

Worldyd的新睡垫也加入到这场喧闹中:她的新睡垫和Henry的差不多,但是只要轻轻动一下,就会发出巨大的响声。为了不影响大家,Worldy非常nice地牺牲了自己:要么就死活不动了,要么就不用睡垫直接睡在石头上……真难为了她,真是好同学啊!

胳膊痛到不行,我只有坐起来,又躺下去……终于忍不住了,向70同学哼唧起来,眼泪也不争气地淌了下来。70好言安慰了一阵子,然后又是帮我按摩,我终于稍稍安定下来。又折腾了好一阵子,终于找到一个姿势,可以缓解钻心的疼痛,我也再次迷糊地入睡了。

第二天,各位大师又起了个大早,又四散地逃到各地去拍日出。我乐得继续睡大觉!等大家都回来了,我才慢腾腾地起床。大家又开始准备早餐了。其实营地的生活多好啊:吃饱了睡,睡饱了玩,玩累了又吃,吃完了又睡……人间天堂啊!

看看各位大师多勤奋:
Easywave

Worldy

这趟trip, wave同学非常nice地带了group size的Jetboil让大家用,非常有效率,一般我们煮两趟水,整个晚餐就可以搞定了。但是wave同学还是被Worldy同学暗算了一回:Worldy很nice地帮大家泡好cereal,然后剩下的热水帮wave泡了一大灌cereal。要知道这可是for group的Jetboil,这下wave同学真的成了不折不扣的吃货了,严重同情中!!
“吃货”
-.“吃货”.-

吃玩早餐,大觉又开始互相试船。不知使了什么魔法,竟然把70也骗下水试船了,厉害:

-.70的腿都伸不进去船舱, taken by Worldy.-

今天的任务并不繁重:我们决定不再前行,而是折返,在#112和码头之间的#123营地扎营。可是路程是短了,我们的任务却更加艰巨了,这是我们谁都没有猜到的。

今天风挺大的,而且是逆风。昨天的逆风还是偶尔为之,今天的逆风就如影相随了。我们才尝试到paddling最艰辛的部份:你要和大风、大浪搏击,而且不能停,只能不断地去奋斗。偏偏遇到今天的我是个不折不扣的伤兵。本来以为任务不重,可以在中间稍事休息,没想到后来的大风大浪,令我这个伤兵都要披伤上阵,好不痛苦!!

根据wave同学的经验,我们要和浪成30~45度角。而根据我自己后来总结的经验:
(*) 不能与浪平行,太晃了,很容易翻
(*) 如果浪不大,与浪成90度角的话,船就会上下晃;如果浪大的话,对不起,就要翻船了
(*) 30~45度实在是最好的,能够冲破浪的狙击,还能保持不太晃

还是wave同学的提醒:划船不能靠臂力。要靠上身的摆动来划,臂膀就无须用力了。而我自己再总结出:双臂要互成杠杆,利用身体的摆动来压低在上面的手,而在下面的手就是支点,这样一来,双臂都无须用力。如果我早点知道这个道理,我就不用瘸手了。

列队欢迎我们的海鸥
-.列队欢迎我们的海鸥.-

在没来之前,我们已经知道Worldy同学是旱鸭子,但是在如此大风大浪中,我们还是低估了Worldy同学的惊骇程度。本来70是舵手,掌控方向是他的责任,我们只需要负责提供动力就行了。但是每当70把方向指向湖心、为的是与波浪成45度夹角的时候,Worldy同学就自告奋勇充当起舵手,奋力要把船转回岸的方向……如此这般,70同学放弃了,不再试图说服Worldy同学,每逢她volunteer做舵手的时候,70就只能随机应变,想办法与浪抗衡……很庆幸,虽然逆风很大,但是浪也不算太高,我们的船没有被打翻。

唉,划船真是件费心劳力的体力活哦!T_T

这里还有个小插曲: 由于大风,我送70的渔夫帽被风吹走了,本来想调转船头去捡的,但是眨眼的功夫,帽子就沉到水里去了…… 70很不开心哦,他可喜欢那顶帽子了,外出色影、杀人越货必备之宝物哦。我倒觉得没事啦,刚好可以去买顶更好的给他呀!^_^

虽然有很多的困难,但是,我们还是有惊无险地到达了#123营地。

到了这123营地,才发现这并不是个好营地:营地里都是松树,无法提供遮荫。在毒辣辣的太阳下,我们简直成了韩国烧烤上面的烤肉,怎么躲都躲不开猛烈的阳光。

不过这个123也不是一无是处的,我们发现营地里有无数的蓝莓,于是找蓝莓、吃蓝莓,成了我们在毒太阳下的唯一娱乐。经过我们的研究,结了一层白白的霜的最甜,没结霜的黑色的蓝莓也很甜。于是我们摘了很多,吃了不少,心态才稍稍平衡一些。

蓝莓,无数的蓝莓

蓝莓,无数的蓝莓

既然蓝莓吃得差不多了,大家开始商量去另外寻找新的营地。Henry同学因为终于弄清楚新帆的使用原理了,于是自告奋勇去驾帆找营地。实在太感激了。

在等Henry的时候,wave和Worldy同学跑去游泳,我则和70同学在河边洗脚聊天。河边有些许的树荫,于是我们就躺在树荫下聊呀聊。其实这才是我向往的生活:不要太忙碌,不要太自虐,就这样悠闲着,多好~~~

聊了半个小时的样子,就传来了Worldy的呼叫声。原来Henry已经找到更好的营地,我们很快就要搬家了。

没过多久,Henry同学就回来接我们了。我们在Henry的带领下,向我们的新目标#124进发。这124营地在湾里,本来水面应该很平静。但是当我们向124前进、快接近湖湾的时候,一个超级大浪把我们的船掉了个头,于是船上3人奋力抗争,努力地掉回船头。在一旁的Henry同学看我们奋力划桨,方向却向着反方向,就立马大喊我们方向错了。其实我们3人明镜似的:这哪是我们愿意的呀,都是浪搞的鬼!

好不容易终于划到124营地,哇,这真是个天堂呀:有很多树荫,营地有很多平整的大石头,不像123那样杂草丛生,找不到一块平地。我们一下子从烤箱来到天堂,于是大家有的在大岩石上晒太阳打盹,有的聊天。而我则穿着救生衣下水游泳。看着我在水里扑腾的样子,Henry就忍不住笑起来。唉~我知道我不太会游泳,要笑就笑吧。

French River的水真的非常好,一点都不冷,而且也不会粘乎乎的,洗完很干爽的样子,比Bruce好多了。

饭后,不知道是因为营地太舒服,还是大家都累坏了,只有Henry老师还愿意出去找地方拍日落。其他同学都留在营地里,或者拍拍夕阳,或者在营地自拍,自娱自乐。
#124 camp site
-.#124 camp site.-

营地里的霞光
-.营地里的霞光.-

白云朵朵
-.白云朵朵.-

我则拿着穿着防水袋的小DC,在营地附近的水里拍莲叶。我觉得效果并不好,可能是我因为贪方便,调到Auto ISO的缘故吧。由于我并没有再次下水去拍,所以只是盲拍,效果就更加不敢恭维。最后,在一堆矮子里挑了个武大郎:
莲叶
-.莲叶.-

等我拍完,发现其他同学正自拍得很高兴,连忙加入队伍。




我们自拍得太高兴了,肆意的笑声传遍整个湖面,引得附近驾着电动船来钓鱼的人都闻风而逃。在逃跑之际,还不忘告诉我们,营地附近有个beaver dam,还有beaver在附近游泳。

我和wave同学都饶有兴致地驾着canoe 去 visit了beaver dam,但是没有见到beaver。后来我在第三天早上又分别拜访了了beaver dam 2次,全部无功而返。最后一次,我是驾驶Henry 的385,因为还不熟悉操控,竟然撞上beaver dam,令我阴暗的心顿时平衡起来。哼!叫你躲在家里,我连你家都拆了,看你还钉子户不钉子户!!:(
一访beaver dam
-.一访beaver dam, taken by Worldy.-

余辉下的beaver dam
-.余辉下的beaver dam.-

二访beaver dam
-.二访beaver dam, taken by Worldy.-

晨光下的beaver dam
-.晨光下的beaver dam.-


-.营地生活.-


-.Our premium camping site, by Easywave.-


-.Little island, by Easywave.-

第三天早上,70明确表示不参加日出外拍行动了,而Worldy同学就使了个小把戏:她告诉Henry老师,她就留在营地拍了。而是最后的结果是,连我这条大懒虫都起床看beaver了,Worldy同学还躲在帐篷里睡懒觉。最后,太阳公公都做完早操了,Worldy同学才懒洋洋地起床~~~ 好样的!! ~_~

第三天的任务就更加简单了,没想到124营地竟然离码头如此的近,我还没有玩够,就到了码头。这一下,轮到我不乐意了。我还想玩多一阵子呢。可惜,队长肩膀痛症发作,我们只能乖乖收队。

后来在French River的Visitor Center 逛了逛,绕进了附近的trail,但是因为Henry老师晚上还有事情,我们没法更加深入到trail尽头。反正这Recollet Falls在去年去Grundy Lake的时候已经去过,我就没有再惦记着它了。

本来一路赶路,无甚可说的啦。没想到还有1/3路程的时候,发生了爆胎惊魂。大家都心有余悸,好在所有人都平平安安,大家同心协力,很快就换好胎,继续启程。
爆胎#1
-.先把spare tire拆下来。.-

爆胎#2
-.用千斤顶把车子顶起来。.-

爆胎#3
-.把坏的轮胎放回spare tire的套子里。.-

爆胎#4
-.挡泥板掉下来,要用绳子绑好。.-

爆胎#5
-.轮胎的茆好像不一样。.-

爆胎#6
-.爆掉的tire的遗照(Henry命令我拍的).-

最后,大家平安到家,真好!

后记:其实这次海军陆战队的招募是不成功的,由于路程太长,加上大风大浪,我和70都对paddling有所畏惧,立马打消买船的念头。希望海军陆战队下次的活动不要太生猛了... (完)

13 条评论:

PHOTOHIKER 说...

写的真快。缓过来了吗?

Henry 说...

俺不敢拍砖,只是说明一下哈:

FastTrack 385 Portage是这样滴:
http://www.seaeagle.com/gallery/Default.aspx?HullCatID=FT&GPhotoID=260
其实一点不难。

缱绻星空 说...

photo: 缓过来了。其实第二天开始好转,第三天就没事一样了。:)

缱绻星空 说...

Henry: 看来portage FastTrack 385也挺容易的样子。不过没试过,还是不能太早下结论了。 :)

Henry 说...

我还没能缓过气来。小腿上的皮肤都烫坏了,前天在地下室里搬东西给蹭了一下,竟撕下一大块皮来,痛死。

这次出航其实我还是有很大遗憾的。第二天晚上才摸索出来怎么用帆,可惜我们主要的旅程已经结束了。所以QQ说第二天回码头太快了,不过瘾,我特别认同。

缱绻星空 说...

Henry: 你没有买我推荐的after sun吗?

我容量第一 说...

战地记者就是了不起,洋洋洒洒,读着大快杂颐。

worldy 说...

我容量第一 。。。
笑死我了,我写的是Worldy

Polya 说...

EasyWave给撤职了. Henry当队长会跑的更远, 玩的更火.

缱绻星空 说...

Worldy,我好喜欢“我容量第一”这个nickname啊!!简直是对你最最贴切的形容呢!! @_@

缱绻星空 说...

Wave同学,谁都无法替代你成为海军陆战队队长的。现在我们有了两套班子:

海军陆战队队,队长——Easywave
酱油帮,帮主——Worldy

完美体现,大家向前冲啊!!

我容量大于 说...

试一下wroldy=我容量大于

缱绻星空 说...

是谁欺负Worldy同学啊,把Worldy改成wroldy了呀。 :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