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3月11日星期六

还可以继续滑 (Hardwood 2017)

周末看来还可以滑雪,大家都很开心,可是一看天气预报,风冻效应零下-22度,晕!
俱乐部周六去Hardwood, 我把能穿的都穿上,为啥都三月了,还冻成这个样子啊?!!

到了chalet, 我就已经武装到牙齿——围脖围到眼睛以下,帽子戴好,滑雪服穿上,外加一件风衣,再带上小包(里面啥都没有,就是权当给自己加件小背心,万一太热,还可以把风衣脱掉,放到小包包里)。
由于武装得有点早,大家都纷纷过来慰问我:你是不是很冷啊~~~
我不是冷,我是怕冷,小胖妞就不能怕冷吗?

到外面一看,还好,只要风不吹起来,还是不错的。
可是我也不能掉以轻心,要听医生的话:注意保暖!
由于包得太过严实,Michael同学经过我身边的时候,打量得很久,我朝他挥手致意,他很不好意思地说:你好!
hum?
Michael同学继续往前走,忽然见到Alison:“原来你在这?”
Eva同学大笑:Michael同学又找不到我的妻在哪里了?!
hum?!

上课前,先来大合影:

ss-17201377_10158304454975542_8370987759940688896_n
-.这张很有喜感, by Heather.-

ss-17200988_10158304454855542_1828036580629367338_n
-.我是恐怖分子, by Heather.-

今天教skate bronze是Owen。
一开始是free skate,呵呵,我的左脚不知道为啥就是收不回来。

接着做one skate,呵呵,没想到被老师点名了,我紧张啊,把耳朵竖起来,紧听每个教训,呃,好像做得不错嘛?我到底做错了啥?连忙问老师:我是不是xx这里做错啦?
老师:哦,你做得很好,就是要这样做,我是叫大家都像你这样做!
哇,吓S了,以为是反面教材,没想到是正面教材!

然后练2 skate。老师纷纷指出各人的毛病,说到我的时候,说:好,没啥可以说的。
我好心虚啊,真的有这么好吗?One Skate, Two Skate都没问题?!我是在梦里吧?!

每项都练得好快啊,差不多练一两次就接着下一项了。
老师后来看看时间,本来就想解散了,看看表,才11:15,离12点还有45分钟,好像下课有点早,那就练offset吧。

于是大家又一伙人来到一个大坡前练。
老师说:大家free skate爬坡吧!
WHAT?! Free Skate,爬这大坡?
哎呀,老师叫到,看着大家都往后躲,我只能硬着头皮上了。
还没爬到1/3,就趴地上了。秒起,继续爬!我好像头熊一样,吭哧吭哧地free skate (herring bone)上到坡顶~~~已累翻!
老师讲解说:这上坡也要flat ski,outer edge。
好吧,继续来!
不过真是,当flat ski/outer edge时,上坡就没那么痛苦了,不过样子还是相当难看的。

接着是练offset。当我认真听老师讲解时,正听得入神,忽然双腿跪下,把老师吓了一大跳,不知道我为啥行此大礼。
我也好懵,为啥我好端端忽然就跪啦?
后来在我身后的Sam说:是我把Ivy踹倒的。。。
hum?
啥时候给自己弄了个大仇家的?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?!!

立马让Heather把仇家拍下来,立此存照!
ss-17155205_10158304455185542_4875946846346085945_n
-.Sam tried to kill me! by Heather.-

练习offset的时候,老师又指着我说:good, I have nothing to say!
Wow, 真的假的,怎么我这个后进生今天表现如此突出?!!看来我苦练的结果没有白费啊!!

不过好景不长,当我从左边offset,换到右边offset,毛病就出来了。上周跟着Vera练,也是左边比右边要顺畅很多。

学了offset,老师又看了看表,哦,还有30分钟,咋办?
那就练step turn吧。
Step turn Heather滑得最好,好流畅,我们三个就战战兢兢的,虽然没摔,可是一点都不流畅。
不过自从学了skate skiing后,我的step turn已经有长进了,我觉得skate shift weight能让step turn容易些。
Heather还有个good point: skate ski比classic ski要短些,所以step turn也容易些。

学完step turn,老师终于觉得再也没啥可教的了,于是大家都很开心回chalet!

大姐大拨出一部分tangerine的reference基金出来作为打蜡基金。吃过午饭,请大牛同学教我们打蜡。
我的skate ski今年才开始用的,可是已经磨出好些白线了,好心痛啊,是需要hot wax一下,保养保养了!
我和70同学虚心向大牛学习打蜡,看着亮晶晶的、打好蜡的ski,心里甭提有多开心了!

打完蜡,我决定跟着大姐大去Meadowlands滑一圈。
本来以为大姐大会等我来着,可是等我从chalet拿好东西出来,大姐大已经没了踪影了。
我只好一路紧追。
今天虽然风冻效应有零下22度,其实没风的时候,温度还是很不错的,雪况也明显比上周好,不再是一层冰,有好些雪,挺不错的。
上周比赛的时候,我因为没有在track里,一直在和冰做斗争,被Eva同学classic skiing超过了,心里一直不愤。今天再走Meadowlands,我觉得用skate ski在track里下坡试试。
呵呵,这skate ski比classic ski要滑多了,我滑着滑着,越滑越快,只好做half plow, 可是half plow也很快啊,而且拐来拐去,我差点就失去重心。
还是从track里出来吧,今天的雪况很好滑呢。
一开始我还不太适应,不断在找感觉,没多久就被后面滑classic的70同学赶上了。可是赶上了的70同学没滑多久,就从shortcut#2滑回chalet了。
我接着滑,慢慢的,越滑越有感觉,渐渐的都不怎么费劲了,越滑越顺,没想到竟然滑出了最近自己的最好成绩,得瑟一下:


这些成绩都是自己和自己比,有进步都是让人高兴的事啊!

一路滑着,我先是看见梁滔同学在慢慢地滑;然后在半路遇见姐姐。据说泰然还在前头,可是我紧赶慢赶,就没遇见过她,看来她现在classic的速度还是相当不错的!!

从Meadowlands回来,本来还想去练习场练习一下,可是一出门,就被门前去trail head的冰滑得分不清东南西北的,然后就是风吹得一阵一阵的,冷啊。我意志一薄弱,反正又没有人陪我,我还是回chalet吧! T_T
还是chalet暖和啊,我呆着都不愿意动了。

今天photo他们去了horseshoe滑了条黑道。想当初我们去Horseshoe玩了几天,我每次一见到那"Expert Only"的大牌子,内心都要挣扎40秒——既向往黑道的刺激,又害怕自己没有能力驾驭,毕竟是"Expert Only"啊!最后我还是放弃了,等我练好再去吧!

周日我们没有去滑雪,据说Michael同学就去滑了Horseshoe那Expert Only的黑道,羡慕啊!!

我下次也想去滑滑呢!不过Michael火力如此强壮都滑到要吐血,我会不会真的吐血啊?!!可是我还是想去试试呢!(完)

没有评论: